四川在线网首页 > 科技 > 正文内容

暴风止于倾覆之后
发布时间:2019-12-30 14:35:27 来源:新浪科技综合

  暴风已经离开了位于北京海淀区学院路51号的首享科技大厦,搬向石景山。当初搬入首享大厦时,迷信风水的冯鑫特意请教了风水先生,先生说这里可保暴风10年大运。一语成谶,10年后,暴风落幕。

  来源: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

  记者|梁睿瑶

  编辑|李薇

  摄影|邓攀

  “这里面有500多人。”

  沈来刷着微信群介绍。暴风老员工们离职后组建了多个微信群,沈来加入了好几个,他常在一个比较活跃的离职群里发言,这个群大部分人是2018年6月前后离开暴风的,群里大多发布一些职位信息,谈天说地。

  一年多过去,多个离职群日渐平静,但处于风口浪尖的老东家的任何消息,都能引发群里一波又一波的讨论。

  2019年7月28日,暴风集团发布公告,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。此后,“新人”频繁入群,他们向“前辈”们自报原来所在部门,并透露寻求新工作的意愿。

  暴风走到了强弩之末。

  2019年12月9日,暴风集团发布公告,提示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,也表示公司主要业务已经陷入停顿状态;暴风集团的办公场地租金支付到2020年2月底,如果没有收入,届时恐怕连租金也无法交上;早在7天前,暴风集团的一则公告就已经确认,公司员工仅剩10余人,并存在工资拖欠情况,除创始人冯鑫外的所有高管均辞职;截至2019年12月27日,暴风集团股价为3.55元,总市值11.70亿元,与其最高400多亿元的市值相比,缩水97%。

  “如果老板还在,或许情况会好一些?”魏城自问,然后摇了摇头。和许多暴风员工一样,魏城也习惯称冯鑫为老板或者老大。

  魏城在2016年进入暴风魔镜。这家主营VR业务的公司是冯鑫在生态拓展上的重要一环。彼时,冯鑫招兵买马,分股权带团队,意气风发。然而,VR风口一过,暴风魔镜成为集团开刀裁员的主要目标之一,当时,魏城眼看他所在的部门走了三分之二的人,而原本有转岗机会的他,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。

  “老板是好人,只要签过字的承诺,公司都会赔偿。”魏城一再向《中国企业家》强调,冯鑫的仗义。魏城称,他离开的时候,暴风给足了赔偿,“不像很多公司以各种理由给员工冠以一些莫须有的KPI克扣赔偿”。不过,在得知近期被欠薪的暴风员工开始拉群维权时,他心里一阵后怕,庆幸自己走得及时和果断。

  离开的老员工们偶尔会在群里怀念一下暴风刚上市的那段日子。那是暴风最好的日子,大方的冯鑫甚至给每位员工发了一台苹果iPhone 6s智能手机。那时,整个暴风集团600多人,沈来至今还记得那个场景:大家开开心心有说有笑地在公司排队领手机,觉得公司和老板很有人情味儿,所以也干劲十足。

  也许正是基于这段“有福同享”的时光,面对讨薪、仲裁,很少有前员工跟暴风撕得太“狰狞”,至少目前还没出现过像乐视大楼下集体讨薪讨债的场景。事实上,沈来的离职赔偿也没有完全结清,他在考虑要不要放弃。

  “老大有钱一定会给我们,如果没给,那是真没钱了。”沈来无奈地苦笑。

  接触过冯鑫的人,形容他聪明、骄傲且固执。需要破釜沉舟的时候,他因谨慎错过了时机。上市之后,股价疯涨给了他过分的乐观,在环境、对手的催促下蒙眼狂奔。其实,冯鑫内心依然是焦虑的,只不过,他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掌控能力。

  上市之前三道坎

  “你只要做企业试一试,我不相信有平平安安。”

  回忆创业以来4次至暗时刻,冯鑫曾总结前3次都在暴风上市之前。在他眼里,中国互联网3年一个大机会,5年出一个巨头,压力每2.5年来一次,超过3年没倒霉,那这家公司真是运气太好了。

  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管理学院的冯鑫,似乎和IT、互联网没什么天然的关联,毕业后四五年一直“北漂”不得志。直到进入金山,冯鑫才算有了一份稳定正经的工作。金山5年,冯鑫风生水起,前途一片光明。但他还是选择了离开,随后被周鸿

  本网声明: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信息分享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如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

上一篇:北京发首批自动驾驶载人测试牌照 百度Apollo获40张
下一篇:这个世界不完美,但我们仍可找到自己的绿洲

分享到: 收藏